Sub的真伪如何划分?

转载内容,原发表在知乎问答 https: //www.zhihu.com/question/407161374

~~~

xy记事本S

sub是按性行为倾向来划分的,跟服从性无关。

因为sub是对特定的人和特定的事(与耻感、受控或下位感一类相关的事物)才会有服从性。因为这种服从会让sub性唤起(以及伴随这种性唤起带来的满足感),生理上的愉悦以及伴随的心理满足才会让sub乐于服从。

所以,sub≠服从。

总结,属性的判断应该按照性行为倾向来划分,一般人的倾向都很稳定,自己反思下自己的性幻想点是什么就什么。如果某个人的性唤起点是耻感、受控或下位感的话,那么就是sub,不存在真伪之分。

moon lover

sub绝对不是舔狗。见过狗的都知道狗是怎么愣生生往人身上扑的。

他身上会带着一股局促感,总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克制而有规矩,生怕自己唐突了,就连讨好都是小心翼翼的。 ​​​

真正的sub真是稀有,有的大部分都是嚷嚷着“我只臣服那个让我有感的人”但实际行动上毫无边界感的一群男的。

sub其实超级克制,并且只会对自己的Dom或者有意向发展的人小心翼翼。至于其他人,别惹他不然你怎么被他怼死的都不知道。

能让我满意的sub,他一定是有过人之处的,克制隐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内心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但是又不会刻意标榜自己,优秀而不自负。而不是一个对着谁都俯首称臣的loser。

薄荷狐

真伪的评判要看说话那人的动机和立场,不必在意

我觉得服从性和sub没什么大关联,或者说,毫无自主思考毫无质疑的一味服从源于原生家庭和成长环境的刻板打压,源于自我意识、自我尊重的缺失

这就跟有些dom是源于缺少环境对其的尊重和认可是一个道理,想要支配和掌控一个人更多的是为了填补自己缺乏的自尊、通过要求sub无条件(脑子)的服从,来强调自我价值

抛开倾向,dom和sub都是人,是人与人之间自愿构建的关系就有对等地表达自己想法和质疑的权力,凭什么就只因为身上的属性而划分等级,剥夺sub思考和表达的权力?

服从性和心悦诚服是两码事

后者是针对自己而言的特殊个体自愿选择的臣服、受控,这首先是为了满足ta自己的需求,最终目的是悦己而非悦人

(那些口口声声要求sub只为ta活,照顾ta服侍ta、只因为悦ta而快乐的dom,别做梦了,不尊重对方人权的你配吗?打着ds的幌子,体现的是自负下的自卑而已)

至于我个人,我至今都无法确认自己是不是个sub,因为我不太想拿外界所谓圈子的标准来衡量评判自己,自我是怎样就是怎样

而且就像李银河在《人间采蜜集》里说的那样,成因至今不明,但感觉不会错

我对自己过去这些年的总结是,这种需求可以通过 迷恋在教学能力/人格品质上令我钦佩的老师+自己看sp管教文+定期自慰释放性需求 这三者结合起来基本满足(当然负面影响就是对老师们爱而不得的单恋酸涩和一次次物理分离)

但是一旦面临外界压力期(学业、生活、家事)的较大刺激,我就会果断放弃自己这方面的需求—主要表现在戒文并加大对其他两者的投入

这是为了确保除sub以外的大部分自我的绝对稳态,因为我必须要对得起培养出我的家庭、环境,必须要对得起一直以来的人格和自我追求,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可是一旦刺激期结束or暂时外界稳态,我就会逐渐重新回到这个状态,但是从不迈出实践这一步,因为我知道自己并不恋痛,sp文带给我的只是那种感觉罢了

直到上一次寒假我陷入了对自我实现的极度失望中,三者的满足手法也都渐渐失效,在近半年开始深入了解这个圈子内心无比挣扎焦虑+安全感骤降的时间里,我发现现在自己已经回不了头了,就好比细菌感染过了最初较短的潜伏期就开始发病一样,一旦打开了这个盒子就只有顺着它自然发展,不刻意压制也不过度放飞,执念于掐死它只会对那大部分自我的成长帮倒忙

现在可以确认的是,单纯的项目无法一直勾起我的快感、自己一个人做这些事也无法获得快乐,我的满足必须要通过和dom的合作达成,而且需要我在跟他的互动中产生自然而然的心悦诚服之情,而非胁迫和规定

这就让我非常为难了,因为我除sub以外的那部分渴望未来有一段纯净青涩的同龄校园恋情、跟恋人共同奋斗编织我们美好的年少,心态是轻松而安定的;但是如果对方没有这个倾向我要硬掰的话,强迫他强迫我命令他命令我这个性质也颠倒变了位

我也知道这两者完美地结合在一个人身上是多么困难,如果他不会在我的生命中存在那我也不能因为完美主义精神洁癖而孤独终老,所以我现在在做放弃哪个需求的决定,我或许无法拥有一段普通纯净的恋爱过程or继续暂停我的倾向不释放

这个结论让人很难过,我不只一次地真心祈祷自己不要有这个倾向,这样就少了很多麻烦,活得也更安全

但目前为止我只能做这样的阶段性记录

2020.8.17

发现了我可能有这个倾向后,不断向后天归因但都十分勉强,最后现在只能诉诸于集体无意识。远古时期生产方式的改变、母系转向父权社会后对女性的占有、控制和束缚,千百年来这些东西与顺从带来的安定乃至快感联系在了一起融入了先天基因的潜意识。

从现代生产方式造就的价值观角度看,这的确是一种病态的联接。后天所接受的平权教育让我因此而感到耻辱和自责,更担心这部分拖累了新时代的自我实现和平权运动的进程。对于那些对应倾向的男性,一边向往一边警钟大响,焦虑程度比没有显示出这一倾向的人提升了好几个数量级。出于理智角度甚至觉得宁愿和一个确认过没有这种属性的男性建立关系,在情趣play剧情中自己幻想脑补得到都比实际找真有的人要安全感充足。我知道这很自欺欺人,故意往得不到真实满足的反方向跑。

在自己还没有获得相匹配的社会成就和对等的话语权的年纪,释放天性让人压力太大太焦虑,扰乱了我自己的节奏。

可是很显然的矛盾是,强行压抑会以其他形式爆发,甚至一开始都难以觉察,干扰目前自我实现的进程。

(其他形式eg:由于神经敏感同理心较强,我很少点进去暴力血腥虐待的新闻以防自己受到刺激扰乱心态。但是之前有一次了解了一个年轻女留学生遇害的新闻细节后,我控制不住自己去幻想那个场景然后代入了很久(这个女生是在跑步时遇害的,性格善良又乐于助人,轻信了女共犯)同样类似的还有虐待小动物(尤其萌系眼神清澈透亮的那种,如果反之,我可能只会感到哀伤,也就是接下来所说的前者)。复杂之处在于,我一边谴责这种欺凌虐待并且为被害方感到哀伤痛苦、想为其申诉抗议清除世上一切施虐行为,一边冒着敏感受刺激的风险、无法自控地一次次代入。存在感这个东西不好用语言实际地描述清楚,可除此之外我也目前没找到其他解释)

我十分希望完完全全靠自己的力量而不是依附于他人的塑造来成长,可同时我又在每一个人生阶段都需要有一个痴迷到膜拜、甘愿听之任之、在跟他的互动和(主要是)自己的想象中塑造自己的依恋角色。听起来就十分不平权和屈从,我理智上也不想的。。可实际上,一直以来只有通过这样幻想的关系才能达到满足,哪怕我是一个现实中比同龄人中的大多数都思想独立、敢于质疑权威、有自己坚定的思考、有自己的理想的人。发掘出自己内心中很多对立却共存的复杂性。

看训诫惩罚羞辱文时会完全代入很兴奋,喜欢那种感觉。前提是必须是我喜欢且亲密的人,认真了解过我的全部,我也认同他本身。这种时候,对这种感受的追求欲望就压过了我对平等的理智执念,我能完全放松地沉浸其中。设想如果换成除此之外的根本不了解完整的我的其它人,我只感觉到不平等的尊严侮辱,想的是愤怒地怼回去、反抗和斗争,一点没有快感。我想,能沉浸的过程都是以“我”本身,应该也不能归为反差带来的快感。

然而,释放是在固化这种并不平权的集体无意识,我享受了作为个体的快感,却同时导致了基因和快感回路的罪孽传承和加深,太扭曲了

——

之前我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将这种需求归为“毛”,可以随时压制摈弃忽略的部分。可是也有一种说法是,没有哪一部分的自我比其他部分的自我更不重要。

现在我还无法判断它是否应该实际地占据我生活的一部分,目前也没有足够的底气去在释放的同时平衡好人生的其他部分。目前先这样吧。

2020.9.6

闺蜜好厉害,每天能做那么多事,也从来不会有这种需求。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倾向要落到我头上。。。在很忙的阶段依旧要抽出一点时间看这些东西,不然就会像之前压抑那段时间那样反噬效率

不过,人不可能一直连轴转的,每个人都有自己释放力比多的方式,这种并不比聊天唱歌打游戏看戏剧下棋蹦极什么的卑微/高尚,平常心看待就好了。

也好,迫使我更有效率地安排时间,在那段时间里心无旁骛地专注,然后安心无愧地释放。

了解sp小圈的六年多时间里,我一直以为自己需要有人管教才会进入良好状态,因为需要看管教文才能达到心理稳态,当不够自律拖延而愧疚时,也会看一些sp文然后能调整状态安定地学习。

然而,其实使我进入稳态的不是管教本身,而是通过这种方式带给我的满足和性兴奋。那些太条条框框的教条,对我来说是束缚,不能带来快乐的那种束缚。

2020.10.16

了解相关内容和幻想已经满足不了我了,过后的空虚和寂寞,还有这种压抑状态下导致的突如其来的丧,让我在该专注学业和生活的时候无法集中。每天睡前都觉得心里一部分没有被填满,哪怕到了困点也不去睡。。似乎只剩实践这一条路

记得看过一个人的秘密说她跟男友分手,因为无法在m倾向上得到满足,回想以前单身的时候欲望上来了就自由地网上约调,第二天能活力满满地投入要做的事

我觉得这种生活听上去似乎也不错,自由无羁绊,效率也高

把现实对ds不感兴趣的男友培养成主——费心费力,欺骗自己

等现实感兴趣的男友主和自己相遇——目前没遇到

网络上合适的长期主——需要时间慢慢找全面地聊

似乎快餐是目前最好的选择,而现实中约调风险太大。网调没有现实生活的交汇,极致的陌生疏离和极致的亲密一样都意味着十足的安全无危险,虽然原因完全不同。各取所需即时满足,没有实际的肢体接触,也不会觉得很不舒服,可能吧,隔着屏幕可以把对方短暂投注大量依恋好方便 性欲的释放?

难以置信我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半年前的我还抱着只会和能和自己深谈又深爱的未来男友完成自己sp喜好的坚定想法,现在居然考虑起找完全陌生的人们无心网调这种成为欲望阶下囚的行为,可能是最近事太多了,什么都想开始速食起来。有家人和朋友的陪伴,但我依旧会觉得寂寞

还好放弃了等待和期待这一项,这两天开始努力地淡化一些习惯和不可能实现的脑补,所以焦虑和难过情绪缓和了很多,觉得自由了许多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2020.10.27

ps当自我安慰需要的时间随心情低落越来越长,习得性无助

亡蓝moga

emm..没接触过所说圈子里的人,我是sub,还是分类里的brat,有主。楼上说的都挺全啦,我就讲讲自己的事情吧,希望可以给题主带来一些思路?

对我来说,sub的服从性绝对不是随便和一个自称dom的人就能建立的,男友主很适合我的情况。

我自小就是孩子王那种,身体底子好。初中时候全班男生都不敢违背我,因为比不过我的力气。但其实待人很友善,从来不驳人面子,怕哪句话说错伤害别人,对其他人的情绪变化十分敏锐,是一个“好好先生”,很多人眼中的乖乖女。

内心骄傲与自卑兼具,后来高中抑郁,现在变成了猫猫性格。服从性只对主人才有,没有主人在身边的时候,很独立,没有拖延症,做事追求效率和质量,是周围人中比较优秀的那个。(但也因此容易感到焦虑,只能用忙碌填补心中的不安全感)

最初,他只是我的男朋友,刚在一起时,我就丑话说在前头地向他说明 自己应该是m,问他能不能接受。但当时也不太信任他,不相信这个人能做主人,因为他虽然脑力可以压制我,但性格很温和有耐心,很有风度,生气也不会骂人,反而给我讲道理,引导我。

那时怕他克不住我….后来发现真是想多了,人家早就通过观察和不经意的互动摸清了我的性格,拿捏我的小心思太简单了。双商高的天蝎座真的可怕又有致命的魅惑力…

期间我看到了很多他身上其他的闪光点,负责任有远见的属性很适合做主人…就这样,经过漫长且缓慢相处的过程,不断试探他,直到我的内心被征服后,才对主人彻底心悦诚服的。(x生活很和谐,所以身体早就被驯服了)

主人对未来很有计划性,尤其是对我性格+身体改造影响的安排。只说部分结果吧,这些年和他在一起,罩杯长到70h了,也被他拉出了抑郁的泥潭,对生活有了一些盼头。

每次想起这些变化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是内心自卑又缺爱的人..所以很敬佩,更感激主人花费那么多心力完善我。他是我生活的动力和信仰,我想生活的更多更好,来回报他的努力。

我知道自己和主人都有部分心理不太寻常的地方,xp特殊,占有欲也很强。我们可以作为彼此完善性格的伴侣相处,感到很安稳幸福了。

最后,也祝题主遇到适合的伴侣呀~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