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SM不是都喜欢强迫吗?其实这是误解,BDSM社群较一般人更反对强奸

本文内容来自志愿者 GOC 根据网上英文内容的翻译整理。感谢 GOC 对51BDSM网站的支持。

~~~

根据北伊利诺伊大学的一项新研究,例如BDSM这样带有“同意文化”的活动的参与者,更不接受那些关于强奸的误解,也更少表现出善意性别歧视和受害者有罪论。

一项新研究表明,地牢主人也许能比学校里局促不安的体育老师更好地教会孩子们什么是性同意。

通过测量“恶意性别歧视、善意性别歧视、强奸误解的接受程度、受害者有罪论、性侵犯例外和性侵犯接受程度”几项指标,北伊利诺伊大学的研究者发现,带有“同意文化”的BDSM社群对强奸的思想支持程度要低于大学生群体和一般人群。

其中一项研究的作者凯瑟琳·克莱门特告诉我们:“BDSM文化基于肯定同意的规范,包括在事前讨论协商会发生的场景。这意味着不仅是将性同意视为一个开关——要么是要么否,而是将其视为一个持续的过程。”

另一项调查也支持这一点。国家性自由联盟(NCSF)于2012年对BDSM实践者开展的一项大型调查表明,至少85%的受访者支持像“一个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撤回同意”、“一段关系中的同意应该是持续的讨论”和“在活动开始前必须要有明确、公开的同意”这样的表述。93%的受访者赞同”在胁迫下的同意是无效的“。

为了测试SM爱好者们是否更罕有支持强奸的想法,北伊利诺伊的研究者们询问他们是否支持一系列受害者有罪论的表述,比如”如果一个女孩在聚会上单独和一名男性进入房间,那么被强奸就是她的问题。“以及”强奸发生是因为男人的性欲失控了。“研究者也测量了受访者对各种各样场景下发生性侵犯的感受,比如当一个男人嗑嗨了、喝醉了,或者性唤起”停不下来“了。

结果表明这个古怪的社群相较于在网上招募的一般人群和为了学分参与调查的大学生,善意性别歧视(比如使用性别刻板印象间接恭维女性)程度显著更低,也更不接受那些关于强奸的误解和受害者有罪论。

这项研究似乎和最近的一些报道相矛盾。有受害者报告他们因提出虐待指控而被BDSM社群以为耻,尽管这不应该发生。克莱门特承认感觉上的同意文化会向社群灌输对性暴力指控的反对,允许施暴者浑水摸鱼抵赖。但抛开这样的剥削者不谈——每个社群都有这样的人——NCSF的另一项投票发现BDSM社群的大多数人认为这项亚文化“对于他们比主流社会更安全”。

也许一般大众也可以学习这些奇人们在鞭打活动的前、中、后是如何相互沟通的?这些BDSM研究者们相信同样的规则可以很容易用于一般的性伴侣之间。

“肯定同意有点像前戏。”NCSF董事会成员苏珊·赖特如此说道。“讨论你对即将发生的活动的期望,是一件性感又敏感的事,能使感情迅速升温。”

这种看待性的方式在教育年轻人同意时也有意义。去年,加利福尼亚成为首个要求高中在性教育课堂上加入肯定同意的州。这项被称为“说是才算是”的政策并非要提前描绘这样的场景。

但请试想一下,让性教育者们从支配者的指导书上拿一页来讲,会是什么场面。

以她的观点,克莱门特想用更多关于强奸误解和BDSM的定性分析来跟进她的研究(她告诉我调查关于强奸的误解是她热爱的学术方向)。她在大学的实验室——被称为“BDSM科学”,由北伊利诺伊大学心理学教授布拉德·萨加林资助——也研究BDSM和发生改变的心境状态,如“服从空间(subspace)”或是服从方在完全放弃控制时可以达到的冥想状态。

其他研究表明BDSM的实践者有着更稳固的关系和更低的焦虑水平。“我们实验室是学术界首个考虑‘事后关怀’(在事后给伴侣的关注)的,”克莱门特说。“布莱德考虑了其所带来的皮质醇水平和关系亲密程度的差异。科研人员对此的感受像是,‘哇,我们从没想过想把对方打出屎来的人实际上会在事后关心对方。’”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